水煮百年讀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

首頁 > 自由談 > 正文

水煮日報:毛主席喜歡共和黨

自由談 | 2016-11-02 18:16:00 | 作者:水煮百年網 | 編輯:lastVallin
分享:
字號: T T T
1.斯諾想看中國的文革
20世紀60年代中期爆發的“文化大革命”,讓遠在瑞士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著名記者斯諾先生很不理解。1967年7月,斯諾給愛潑斯坦寫信說:“從這里所能得到的消息看,中國最近發生的事件是很難加以解釋的……人們只能憑著超感官的感覺來進行,而我這種感覺又不太靈敏……”

但當時他的申請遭到了拒絕,而且傳來的都是中國某些當權人物對他的猜疑和謠言。他說:“我不想現在利用舊日情誼取得訪華的同意……也許我訪華可以結識新朋友,并親眼看到‘文化大革命’的結果。圖為電影《霸王別姬》的文革場面


2.斯諾拒絕中國招待
1970年春天,身患多種疾病的斯諾再次住進了醫院,做了一次手術。他仍很虛弱。這時電話響了,是中國駐瑞士大使館的秘書打來的。“斯諾先生,我是中國大使館的秘書,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國政府同意你和夫人一起去中國,并愿意承擔你和夫人在中國旅行的一切費用。”

但斯諾說“我是一個獨立的記者,我真的不需要你們的資助,一方面這樣會引起別人的誤會,再說,我們能夠想辦法解決的。”圖為曾經的美國記者斯諾在延安采訪了毛澤東,從而為中共宣傳發表的《西行漫記》。

3.周恩來特批參觀針灸
斯諾一家來到闊別已久的大陸,不僅回了延安,而且在林巧稚陪同下,斯諾夫婦參觀了兩例針刺麻醉手術,并照了相。有些人認為“讓外國人看針麻手術是泄密”。

為此,周恩來指出:“斯諾先生是我們的老朋友,針麻手術為什么不能讓他看?是我把針麻對外公開的首發權送給了他,要他好好為我們宣傳。”展品中周恩來出席上海記者招待會的簽名照。


4.斯諾會談紀要全體學習
當時是十月國慶閱兵,斯諾被安排站在城樓上,斯諾忽然覺得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他轉過身來,一看是周恩來。周恩來對他說:“來吧,有人要見你們”,終于斯諾一家見到了闊別三十余年的毛澤東。

毛澤東一九七〇年十二月十八日會見美國作家、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諾的談話紀要。這個紀要曾送毛澤東審閱,毛澤東批示:“照發。”一九七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印發了這個談話紀要,指出:“此件請印發黨的基層黨支部,口頭傳達至全體黨員,并認真學習,正確領會主席談話精神。”本篇根據中共中央文件印發。

5.尼克松是毛澤東最好代理人
毛澤東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神態安詳。“我說尼克松愿意來,我愿意和他談,談得成也行,談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當作旅行者來也行,當作總統來也行。總而言之,都行。他如果愿意來,我愿意和他談。我看我不會和他吵架,批評是要批評他的。我們也要作自我批評,就是講我們的錯誤、缺點了,比如:我們的生產水平比美國低,別的我們不作自我批評。”

“前幾天,我見到西哈努克時,他曾對我說:尼克松是毛澤東最好的代理人。他對柬埔寨炸得越兇,他就越使更多的人變成共黨人。他是他們最好的彈藥運輸人。”斯諾說。


6.毛主席不喜歡社民黨
“我不喜歡什么社會民主黨,什么修正主義,修正主義有他欺騙的一面。我比較喜歡共和黨,歡迎尼克松上臺。因為他較少欺騙性,硬的多軟的少。”毛澤東說。聽到毛澤東說要請尼克松到北京來談,斯諾發呆了。在麥卡錫主義橫行的時期,尼克松是一個反共的急先鋒。


我的政策正確,五年之前就決定不出兵,所以尼克松不打中國。我說不是。我們在朝鮮出了一百萬兵,名曰志愿軍。麥克阿瑟打定主意要轟炸滿洲,就是東北,結果杜魯門就把他撤了。這個麥克阿瑟后頭又變成了一個和平主義者,你看怪不怪。所以世界上的人就是這么變來變去的。也有不變的,比如我們兩個就不變。圖為意氣風發參加朝戰時的麥克阿瑟。



7.毛主席談日本
毛澤東說"后頭日本人又來了。所以我們說尼克松好就是這個道理。那些日本人實在好,中國革命沒有日本人幫忙是不行的。這個話我跟一個日本人講過,此人是個資本家,叫作南鄉三郎。他總是說:“對不起,侵略你們了。”我說: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們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斗爭,我們搞了一個百萬軍隊,占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

毛澤東在接見日本社會黨人時說,“……外蒙古的領土,比你們千島的面積大得多。我們曾提過把外蒙古歸還中國,他們說不可以……有人說,他們還要把中國的新、黑龍江劃過去……100多年前,把貝加爾湖以東,包括伯力、海參崴、堪察加半島都劃過去了。我們還沒跟他們算這個賬。所以你們那個千島群島,對我來說,是不成問題的,應當還給你們的。”,赫魯曉夫聽聞此消息,對日本代表團說:中國各個朝代的帝王,是不遜色于俄國沙皇的掠奪者。如果誰把戰爭強加于我們的話,我們將會全力以赴地與其戰斗。



8.毛澤東說秩序
毛主席說,這個現在都沒有,沒有什么用人名來命名的街道、城市、地方,但是他搞另外一種形式,就是標語、畫像、石膏像。就是這幾年搞的,紅衛兵一鬧、一沖,他不搞不行,你不搞啊?說你反毛,anti-Mao! 你們的尼克松總統不是喜歡Law and order(法律和秩序)嗎?他是喜歡那個law(法律),是喜歡那個order(秩序)的。我們現在的憲法要有罷工這一條,“四大”的自由之外,還要加上罷工,這樣可以整官僚主義,整官僚主義要用這一條。

毛澤東風趣地對斯諾說:“遺憾的是,你代表不了美國,你不是一個壟斷資本家。你能夠解決臺灣問題嗎?何必那么僵著?蔣介石還沒有死。但是臺灣關尼克松什么事?這個問題是杜魯門和艾奇遜搞成這樣的嘛!尼克松是副總統,他那時去過臺灣。他說臺灣有1000多萬人。我說亞洲有十幾億人,非洲有3億人,都在那里造反。”

9.毛澤東說英語
 斯諾又問毛澤東一個早存在心中的問題“你看中美會不會建交?”毛主席很坦蕩說:中美兩國總要建交的。中國和美國難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啊?我們又沒有占領你們那個Long Islang(編者注:《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中刪去該詞。)長島。 毛澤東又說“現在我們的一個政策是不讓美國人到中國來,這是不是正確?外交部要研究一下。左、中、右都讓來。為什么右派要讓來?就是說尼克松,他是代表壟斷資本家的。當然要讓他來了,因為解決問題,中派、左派是不行的,在現時要跟尼克松解決。”


斯諾又問他,什么時候感覺必須要把劉少奇搞下去。毛澤東說“那就早了。一九六五年一月,那是提出四清的目標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當場劉少奇就反對。在那以前,他出的書《修養》不觸及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國民黨。”

10.美國人沒懂得起

毛澤東77歲生日的前一天,《人民日報》頭版以“毛澤東主席會見美國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諾”的通欄大標題刊載出10月1日國慶節,毛澤東同斯諾微笑著并肩站立在天安門城樓上的巨幅新聞照片。

基辛格曾感慨地說:“中國國慶那天,周恩來把美國作家埃德加·斯諾和他的妻子領到天安門城樓上站在毛旁邊,而且照了相。周恩來特意精心地安排了版面,以此作為對尼克松表示改善中美關系的首次回應。這是史無前例的,哪一個美國人也沒有享受過這么大的榮譽。”“ 不過我們粗心大意的西方人完全不了解其中的真意。”
Tab標簽:
推薦文章
熱文
返回頂部
深圳风采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