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讀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

首頁 > 自由談 > 正文

水煮日報:陳炯明曾被省議會逼下臺

自由談 | 2016-11-15 11:43:00 | 作者:水煮百年網 | 編輯:lastVallin
分享:
字號: T T T
陳炯明近年來被吹捧成民國年間聯省自治的典范,民主的先行者,但他的“聯省自治”的表現和實質是什么,很少人去關注。其實在辛亥革命成功后,他曾短暫出任廣東省第一任都督,卻與廣東省議會爆發不可緩和的矛盾,被視作“專橫跋扈”最終下臺,這樣的人,十年之后突然搖身一變成為“民主先鋒”,不令人感到奇怪嗎?

1.英國擔心陳炯明是布爾什維克
英國駐廈門領事杜爾士(B.G.Tours)報告,1920年的4月7日,在有四千余人參加的學界春季運動會上,陳炯明散發了“大量有著布爾什維克色彩的宣傳單冊”。而在陳炯明的辦公室里,英美煙草公司的一名經理注意到,他收藏了大批安那琪主義即(無政府主義)書籍及宣傳資料。而1920年5月1日的《北京大學學生周刊》載文稱漳州為“閩南的俄羅斯”,在述及其圖書館制度時說“共產時代當亦不過如此”。

在游歷漳州之后,一小群北大學生以無比激動的語氣,宣稱他們看到了一個“閩南的俄羅斯”;他們并且認為,陳炯明的新政手筆,“共產時代亦當不過如此”。而持左傾觀點的一份德國報紙,更夸張地贊嘆說,“東方一顆明星,正在發出光芒!”

2.陳炯明給列寧寫信
1920年12月共產國際的機關刊物《共產國際》發表蘇俄(布)西伯利亞負責人威廉斯基的文章,稱贊漳州“是中國南部革命的中心”,“是中國革命青年和社會主義者的朝圣地”。1920年5月8日《陳炯明致列寧的信》也寫道:“人類所有的災難都來自資本主義的國家制度。只有消滅國界,我們才能制止世界戰爭。只有消滅資本主義,我們才能考慮實現人類的平等。”


3.陳炯明找陳獨秀辦教育
1920年陳炯明統治廣東,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區域,趨附時髦,高唱社會主義,大力推行改革,以籠絡民心。他敬仰陳獨秀在文化界的名聲,就連電邀請聘任陳為廣東教育委員會委員長,主持并改革全省教育事業。陳獨秀認為“廣東是很有革命傳統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不少先進人物,有洪秀全、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等。廣東人是敢想敢干的。廣東是有希望的”。

4.什么是無政府主義
1911年5月,在流亡香港期間,陳炯明結識了這個比自己年幼六歲、畢生過著苦行僧般生活的青年。在此后的幾次長談中,劉師復為他展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世界圖景。所謂“安那琪”,是“無政府主義”的音譯。它以“三無”、“二各”為特征,即“無政府”、“無宗教”、“無家庭”,“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幾十年后,受邀訪問漳州的安那琪信仰者梁冰弦還記得初晤陳炯明的情形。他說,一踏上漳州的土地,“便留得異樣的印象” ,“陳氏身穿灰布袍子,手持一根藤手杖,翹起兩撇威廉須 ”;因為患有遠視眼,他“乜斜雙眼”。

5.當初的陳炯明
廣東是革命的策源地,清末屢次起義,尤亦黃花崗三二九起義出名。光復后的廣東,亟待領導人,原本是清末大員張鳴歧為都督,龍濟光為副都督,但龍濟光考量形勢竟不敢出任,這樣一來統帥廣東的重任就落到了革命黨人頭上,胡漢民,陳炯明,馮自由,以及汪精衛都蔚為人選。當初廣東人民甚至推舉孫文大哥孫眉,孫文認為此舉不可行,他說“我的大哥恐怕被人利用了”急發電報阻止孫眉出任廣東都督。最終重任落到了革命黨和新軍出身的陳炯明的頭上,成為各方共識。

陳炯明宣統元年被推選為廣東咨議局議員。陳參加過辛亥革命及著名的黃花崗起義,黃花崗之役中為敢死隊第四隊隊長,謀炸廣東水師提督未中,算是集清末立憲派與革命黨于一身的“弄潮兒”。


6.陳炯明與省議會“府院”之爭
當時廣東社會民情軍事復雜,軍事方面有堅決排滿的新軍,有舊清軍的巡防綠營,以及會黨,散兵游勇發展而來的民間各種駐防力量,甚至還有一個民間的軍團協會,導致孫中山每次給廣東打電報,稱呼中軍團協會,與廣東省議會,廣東商會并提,可見民間軍事力量之重要。當時廣東民間社團也很發達,除了是興中會,同盟會的重鎮,廣東商會勢力龐大,出版界新聞界也非常發達。廣東省議會更是雄心勃勃,取代了清末純士紳官商組成的咨議局,大量教育界,出版界,華僑代表進入議會,意圖為各行各業進行代言,爭奪權力。此種情勢,雖然在清末就入選咨議局的陳炯明,三月后就與省議會爆發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7.廣東省議會要與北美看齊
獨立后的廣東省議會雄心勃勃,希望加強對政府的約束權力,于是提議增設一項彈劾權,身為廣東省都督的陳炯明大不以為然,說“全國中央還沒通過法制,怎么廣東地方的議會就要彈劾權”,說現在是軍政時期,不能給予議會太多的權力,社團人民更不能擁有彈劾大權。廣東省議會群情激憤,當時就逐條反駁了
陳炯明的理由,說如果現在是真軍政,議會都不應該有,我們還能要什么治權。中央沒有出臺的法案,難道廣東自己就不能摸索行事?就算是有抵觸,待國法頒布后,再行修正也不行嗎?我們各省獨立在先,這樣與北美聯邦制也沒有什么不同!廣東省議會向陳炯明高呼“廣東三千萬人民的共和初望,難道不是你們這些革命黨希望的么!”

北美聯邦脫離英帝國,在辛亥革命初年也是中國人心中的榜樣。


8.陳炯明說廣東非國家
陳炯明仍不甘心,他還是希望省議會緩議彈劾權,他說“如果先要糾正權與治權,先要確認廣東是不是一個國家,省會是不是一個國會,如果廣東是一個國家,那么我們可以考慮實行美式議會制度,但畢竟廣東不是一個國家。”他并堅持廣東省議會也不能模仿瑞士的一院制,說瑞士是有國民總會的,廣東省沒有,那么有了彈劾權,就只能出現省議會起訴裁判員,沒有最終上訴的權力。當時省議會堅持索要彈劾權,三次提議,而陳炯明三次拒絕,一時間氣氛極為緊張。

9.陳炯明槍斃記者最終下臺
廣東省議會與陳炯明的矛盾勢同水火,矛盾達到了頂峰,是在陳炯明下令槍殺了《佗城報》記者陳聽香。辛亥革命之初,當時廣東時局不穩,為了約束各地方部隊和民間武裝,為了約束有人違法以及趁火打劫,陳炯明在任時設立軍法裁判處,朱執信擔任裁判長。廣東當時的報紙競相打聽新軍消息,傳到社會上去,陳炯明為此數度拘押廣東的記者們,當時社會各界指責陳炯明彈壓新聞自由。陳炯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最終查封了佗城,獨立,公言報記者,并以造謠惑眾,私通王和順的罪名處死記者陳聽香。這震驚了多由民間人士,教育界,新聞記者出任的廣東省議會,大家聯名上書中央,要求陳炯明下臺,說“陳聽香為人如何,姑且不論,但現在不是軍政時代,動輒殺人,人民生命何以保障!”

最終驚動了袁世凱,致電陳炯明要求合理解決,孫中山親自回到廣東進行安撫。而陳炯明留書,出走香港。他的廣東政治生涯暫告一個段落。一夜之間陳炯明,淪為孤家寡人了。8月4日,他抵達香港,隨即前往新加坡。在無比苦澀的心情中,他“每日只糧食三餐,或香蕉數只”;他的一個朋友覺察到,“臥則行軍床一具,床上臭蟲如黑蟻”。
圖為辛亥革命勝利后,在南京臨時政府擔任大總統的孫中山,帶領諸位革命元勛,到明孝陵祭拜,并非表示做皇帝,而是告慰天地,驅逐韃虜光復漢人天下之夢,已經實現。
Tab標簽:
推薦文章
熱文
返回頂部
深圳风采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