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讀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

首頁 > 自由談 > 正文

水煮日報:民國妓女也要演講!

自由談 | 2016-11-17 20:46:00 | 作者:水煮百年網 | 編輯:lastVallin
分享:
字號: T T T

民國四公子幾乎個個都嫖妓,娶妓女回家,但在近代并不被認為是丑聞,李鴻章的兒孫們便多娶青樓姨太太回家,日本政治家西園寺公望,原敬還娶了妓女做為正室。伊藤博文有名句,"醉臥美人膝,醒臥天下權。"直到日本走向現代,首相們還與藝伎們有撇不清的故事,例如田中角榮曾經就有回憶,拒絕一名剛結婚的藝伎陪夜的往事。

《海上花》侯孝賢執導,梁朝偉、劉嘉玲、李嘉欣等主演的劇情片。影片講述的是在十九世紀未的上海英租界里,一所名叫“長三公寓”的高級妓院。劇本曾由張愛玲改編。


1.北洋政府把妓院當議院!
民國初年,北洋政府執政,但許多官員以及國會議員還保留清末的名士風度,狎妓就是其中典型的表現,他們并不認為到妓院就是道德敗壞,所謂“代議士”,即指參議院和眾議院的議員。“當時如關于國務院之同意事件,預算案之通過事件,政團間之相互事件,幾無不以八大胡同為接洽交之地。”大多數議員都沉迷于這燈紅酒綠燕語鶯聲的溫柔鄉,將之作為討論政事的安樂窩。


民國作家王書奴寫道“至于民國七年(1918年)新國會議員,民國十二年(1923年)賄選議員,都是相習成風,一丘之貉,吏不必說了,下至省議員。縣議員以及市鄉自治員,選舉時之托人投票,選舉后之運動接洽,亦幾無不以酒食征逐狎妓遨游為應酬無上良品,所以民國后娼妓之盛,與議員先生們確有關系的。”圖為北洋政府要員。

2.陶成章的造謠
光復會與同盟會決裂最大的因素是因為章太炎的報紙《民報》沒有資金運作,而資金卻是由孫中山把持的,所以他們所以對孫中山不滿。還有就是光復會主張在江浙一帶起義,而同盟會則主張在兩廣地區起義,此乃第二個不同。所以陶成章主張單干,準備在南洋籌款五萬元。孫中山說:“現在南洋正爆發經濟恐慌呢,自己尚且顧不過來,哪有錢捐給你啊?”陶成章就發飆了,開始大肆宣傳孫中山貪污,還造謠材料發給美國各個華人日報破壞孫中山在美國籌款計劃。黃興得到了消息大為憤怒,孫在后方籌款受阻的話,大家還怎么發動起義,黃興說陶成章是“神經癥之人”

在南洋的革命黨人針對陶成章的謠言還去香港和美國調查孫中山所謂貪污的資產,結果發現孫在香港有一舊宅之外別無他物,而孫的哥哥孫眉在美國住的都是草房子。但在陶成章被刺身亡后,孫中山高度評價陶成章:"奔走革命不遺余力,光復之際實有巨功。"

3.陶成章的妓院革命
陶成章其實并沒有放棄,在1910年,湊集了一些反孫中山的光復派,比如章太炎,李燮和都是浙江人,且施行關門主義,一不靠武裝起義,二不靠各地力量,只在浙江搞。他們使用的手段就是用刺殺,陶成章號召“妓院革命”的餿主意,想出收羅浙江美女在北京開妓院,認為這樣就把八旗公子哥一網打盡。不過陶成章據說自己不嫖妓,辛亥革命老人李凈通曾回憶:“陳其美在日本時,陶成章曾當著孫中山面前勸陳其美戒嫖戒賭。陳認為陶有意侮辱他,恨之甚深……”陶成章對陳其美說這些錢乃是華僑血汗錢,是用來支持革命的,勸其戒賭戒嫖!

陶成章對魯迅(光復會成員)十分信賴,常到魯迅寓所談論革命,興起時往往口講手劃、眉飛色舞,告訴魯迅什么地方不久就要“動”起來,什么地方已經“動”起來。明末清初思想家黃宗羲的影響,青少時陶成章經常談論種族革命,怒形于色。陶父責問兒子:“你搞那什么革命,是為的啥呢?”陶成章回答:“為的是人人有飯吃。”其父只得無奈地自我安慰:“我兒子要使得人人有飯吃,這個我怎么好去阻攔他呢?”陶成章為了革命奔走一生,其實窮頓不堪,魯迅回憶說他是,“麻繩做腰帶的困苦的陶煥卿。”

4.錦江飯店的老板出身青樓
三十年代在上海名噪一時,并流傳至今的錦江飯店,老板董竹君擁有一個傳奇的身份,四川都督夫人,但中國人在哪開飯店,都需要當地的社會關系網,夏之時的社會關系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都督夫人開飯店的轟動效應也起了宣傳作用,連卓別林到上海也來吃過香酥鴨子。錦江飯店的名稱,則令人想起董竹君與丈夫在四川生活的昔日情景,夏之時曾開辦錦江公學(今天的成都14中的前身)。錦江飯店做的也是川菜。

不過這位老板娘,邂逅她的丈夫卻是在上海的妓院里,董竹君十三歲因為家貧被賣入青樓做清倌人,她自己說“水牌上別的姑娘只有兩三張局票,而我的水牌卻寫滿了,并且每天都增加,一直加到五十幾,六十幾張,天天晚上唱,喉嚨有時都唱啞了。”

5.夏之時在妓院里拯救了董竹君
董竹君當然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她說她剛入妓院的時候,用“楊蘭春”的名字,還去給自己拍了照片,“照相那天,好像是端午節,我戴上自己最喜歡的一對碧綠色的翠玉耳環,穿一身當時最時髦的黑紗透花夾衣褲,將頭發梳成最時興的劉海剪刀式,手腕子上戴了一對水金花式的金鐲子,漂漂亮亮地去到時芳照相館,然而我的心情卻是那樣的沉悶。”這時,她遇到四川的辛亥革命元老夏之時,夏之時在成都龍泉驛帶領起兵,響應了武昌起義,為革命黨的聲援夯實了力量。而且加入反袁隊伍,加入二次革命,被袁世凱通緝而逃到上海。革命黨人也有名士風度,為了遮人耳目在妓院議事。最后竟然順帶救了一個董竹君。


夏之時是龍泉驛起義軍的真正靈魂,率師舉著上書“中華民國”、“復漢滅滿”和“保教安民”旗幟,整隊入城。但最終在1950年被認定為反革命,誤殺于合川。董竹君則將自己手創的錦江飯店獻給國家。

6.袁克文寄身妓院
袁世凱二公子袁克文是有名的民國風流四公子,據說是袁世凱駐軍朝鮮時得的朝鮮姬妾所出。袁克文不似長兄袁克定熱衷政治,在辛亥元年即在報上聲明,袁克文一身多病無才,不涉政事。一開始這位公子就表明了態度,不希望卷入父親袁世凱政治生活,不稀罕袁大總統的富貴,也逃避了是非漩渦,也算是很有遠見。袁克文在上海加入青幫,并與大量漂亮青樓女子往來,有案可徵者就有花元春、無塵、溫雪、棲瓊、眉云、小桃紅、薛麗清、蘇臺春、高齊云、小鶯鶯、花小蘭、唐志君、于佩文、小桂紅、圣婉等,其中不少還被袁克文收為正式侍妾進過袁家的門。

袁克文和他的正室妻子劉梅真,袁克文娶妻后在外風流,妻子告到家長處,沒想到袁世凱哈哈一笑說:“男人有本事才這樣,你們女人吃醋不應當。”

7.無意中救護國民黨員
雖然袁世凱后來與國民黨人勢同水火,并通緝國民黨人,但狂放不羈的袁克文,在那時間還竟然救過一個被通緝抓捕的國民黨員唐遇星。這與他喜歡嫖娼有關,據他自己說在天津逛妓院的時候,唐遇星剛好躲在他也喜歡的一個姑娘家里。因此軍警就不敢破門而入,當袁克文知道他無意中保護了唐遇星,干脆找到唐遇星,說“你務必和我一起到德義樓去談一談”,袁克文說“你在這里住下去肯定是要出事的。而且軍警今天的人數比以前更多,恐怕他們執行的是特別命令。”在袁克文的建議下,唐遇星逃離天津,準備去上海。但令袁克文沒想到的是最后在上海,竟然是唐的兄長出賣了唐遇星,最后唐被槍殺在上海租界里。

當時有人問為什么袁克文要回護與袁政府為敵之人,袁克文說“為政治是公共行為,而友誼是私人的,雖然說不能因為私人的事情擾亂到公務,但也不能因為政治而丟失了友誼,唐遇星有沒有犯罪的事情,我沒有能證明,既然如此,怎么能見死不救。”

8.妓女請愿團
清末民初浩浩蕩蕩的革命熱潮也席卷了妓院,大概賽金花,小鳳仙青樓前輩的光輝歷史起了作用,有一位藝名叫做“林黛玉”的妓女有愛國從政的熱情,“林黛玉”成立了一個“青樓進化團”,其中有一名青樓奇女子張曼君,大概是革命報紙看多了,在五四運動前夕,她做了一次慷慨激昂的演講。那時候妓女們喜歡穿以國旗為圖案的衣服,張曼君在演講中說“有那么多戰士和英雄在為了這面國旗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如今我們卻把這面國旗穿在了褲子上,這不是讓外國人看笑話嗎!”

到了五四運動,上海的妓女和市民學生一起上街游行,林黛玉宣講團又準備出山,當時《晶報》評論說“此舉讓人想起義和團運動,不寒而栗”。但那時愛國和革命也成了妓女口中的新名詞,不關心時事也可能導致他們生意不好。圖為電影《海上花》劇照,黃翠鳳是個專業、潑辣和手腕靈活的清末妓女。

9.八大胡同被掃除了
1949年以后,中共決定掃除妓女行業,北京市婦女生產教養院的指揮部就設在八大胡同的春艷院,集中在八大胡同的兩條胡同:韓家潭和百順胡同,任務是教育改造妓女,將她們變成社會普通勞動者。結果當時天一亮,全所一百多妓女全部開始號啕大哭。著名作家柯巖,被這場面驚到了:撲面而來的是一片哭天搶地的號叫,一個個花紅柳綠,又披頭散發、捶胸頓足。因為“之前妓院的領家、老板造謠說,共產/黨要把她們送到東北去配煤黑子,共產/黨要共產共妻,一個人配十個傷兵等等....."裴棣情急之下大喊“你們就是跑出去,也會給送回來!散居在外面的暗娼,今天也要被送回來,你們能跑到哪兒去呢?”后來裴棣才知道,當時有妓女曾出主意想掐死工作人員再各奔東西。


教養人員回憶說“到1950年6月底,有596人與工人、農民、攤販結婚,379人被親屬領回家,有62人被吸收進劇團和醫院,最后剩下209人,政府為她們買了82臺紡織機器,辦了一個新生棉織廠。”裴棣說中山公園抗洪展覽中“上面有張大照片,看起來特眼熟,后來發現就是我所里的一個河南小姑娘,她在蘇北救災當了英雄模范,挺好的。”但也曾有年輕貌美有“小郭蘭英”之稱的妓女,在劇院工作一段時間后再度淪為野妓的,“據說是劇院里有人看不起她,怕她有病,總和她保持距離,后來就跟嫖客跑了,淪為野妓。”圖為八大胡同的今時。

Tab標簽:
推薦文章
熱文
返回頂部
深圳风采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