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讀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

首頁 > 自由談 > 正文

水煮日報:丁玲在毛主席面前這樣說

自由談 | 2016-12-05 17:43:00 | 作者:水煮百年網 | 編輯:lastVallin
分享:
字號: T T T

1.文小姐武將軍
1936年夏,為了逃避國民黨對丁玲的監控,丈夫馮達已被抓捕的丁玲不得不跑出了南京,幸好有中共地下黨的幫助,經過幾重關卡,丁玲終于輾轉抵達當時中共中央所在地陜西保安縣(后改為志丹縣),在這里,她受到了中央的熱烈歡迎。毛澤東還很風趣地說:“我們是真正的老鄉啊,老鄉見老鄉,不必淚汪汪了。你比我還小11歲,算個小妹吧!”。丁玲連屁股都沒坐熱,在11月下旬,即被毛澤東安排奔赴前線。到了十二月,那時剛好是西安事變發生,氣氛相當緊張,但毛澤東竟然托聶榮臻給她致電,電文是一首《臨江仙》,開頭兩句是“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可見毛主席對丁玲很重視。

當時奔赴延安的文藝青年們喜歡找平實的朱老總聊天,毛主席沒有人太敢去找,而丁玲卻去找她這位湖南老鄉聊天,毛主席當然很高興有這么一個人跟他聊天!


2.丁玲封官
 在延安期間,丁玲在毛澤東面前可以無所拘束,隨便說話。偶爾,丁玲和毛澤東竟這樣談起了對延安,丁玲大著膽子說,我看延安就像一個小朝廷。毛澤東頓了一下,接著說“好啊,那你替我封封官吧。”丁玲信口說:林老,財政大臣;董老,司法大臣;彭德懷,國防大臣。毛澤東哈哈大笑說:你還沒有封東宮、西宮呢!丁玲說,那可不敢,這是賀子珍的事。我要封了,賀子珍會有意見的。

1937年1月丁玲返回延安,毛澤東竟任命毫無帶兵經驗的丁玲為中央警衛團政治部副主任。

3.野百合花與娜拉
王實味《野百合花》刊發完畢的當天,延安的中央研究院舉辦了以言論為主體的壁報《矢與的》,范文瀾說“以民主之矢,射邪風之的”,結果來訪的王震看到這些批評的文字寫在棉布上,貼在了最顯眼的墻上,大為憤慨,說“前方的同志在為黨為人民流血犧牲,你們在后方吃飽飯罵黨”。王震回去就匯報給了毛澤東,毛說很好,“斗爭有了目標”,但丁玲和王實味還在不合時宜的說批評的話,丁玲嘆青年女性來到延安卻“被逼著做了操勞的回到家庭的娜拉”的“落后悲劇”,王實味說揭露黑暗是好事,“因為黑暗消失,光明自然增長。”

在一次批判丁玲和王實味的會上,毛澤東作總結講話時說:“丁玲的《三八節有感》雖然有批評,但還有建議。丁玲同王實味也不同,丁玲是同志,王實味是托派。”

4.不同的結局

王實味因為幫朋友翻譯過《托洛茨基》傳而被打成托派,他很委屈,對中央研究院黨委的溫濟澤說:“像你這樣說服我,我愿意檢查;但有些人說我是‘托派’、‘反黨’,說我是‘敵人’,我實在受不了,太冤枉了!”,蕭軍跑去找毛主席,毛說“這事你不要管,王實味的問題復雜。”,但在批判大會上,蕭軍卻猛然站起來為王實味辯護,旁人攔住王實味,他還說“喂,讓他說嘛,為什么不讓他說話!”,王實味1943年被康生下令逮捕,1946年定為“反革命”,1947年在行軍途中,被砍殺后丟到一眼枯井里。

丁玲繼續謳歌革命,在1948年完成長篇小說《太陽照在桑干河上》,但到了1966年,江青等一系列首長,說凡是被國民黨逮捕過的都是叛徒,于是丁玲和其他一大群人都遭了難,《太陽照在桑干河上》也理所當然就成了“大毒草”,直到1979年,丁玲才獲得釋放,當時她已經75歲。

5.跳舞有什么問題
丁玲在《三八節有感》說了一下,她看到在延安多數已婚的女同志又要工作又要帶孩子,每天太累了,但某些嫁了高級領導人的女人既不做多少工作,又不用自己帶孩子,還經常跳舞玩樂。她辛辣的諷刺了一句“有著保姆的女同志,每一個星期可以有一次最衛生的交際舞”,這激怒了延安的高層及其家屬,康生老婆曹軼歐在會上首先對《三八節有感》和《野百合花》進行了猛烈的批判。賀龍發言說:“我們在前方打仗,后方卻有人在罵我們的總司令……”,賀龍還說,“丁玲,你是我的老鄉啊,你怎么寫出這樣的文章?跳舞有什么妨礙,值得這樣挖苦?”

不過毛澤東還是對丁玲很保護的,他告誡丁玲“內部批評,一定要估計人家長處,肯定優點,再談缺點,人家就比較容易接受了。”

6.要批臭丁玲
丁玲長時間還是一帆風順的,尤其是丁玲的小說《太陽照在桑干河上》得到蘇聯的“斯大林文學獎”。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后,毛澤東把丁玲安頓到頤和園進行寫作,還去看望她,與她歡樂的泛舟昆明湖。但1957年,周揚奉毛的命令開始批判丁玲,毛澤東還親口說“對蕭軍、丁玲之類的人,殺、關、管都不好,要抓住他們的小辮子批臭。”

高華曾經總結說到底,毛澤東對丁玲的親善和反感都是政治化的,是超越個人關系而從政治的角度出發的。通過打擊丁玲,要打擊自由主義,更要震動全國的知識分子。

7.一往情深
毛澤東在1957年出臺的《再批判》,把丁玲打入了政治冷宮,從此丁玲遭到二十多年的磨難,直到1984年徹底平反。就這樣丁玲也沒有怪罪過毛澤東,她依然天真的認為“黨給了我新的生命”,她還說,“我不能因為我受過委屈——我的委屈當然毛主席也說了話,不能因為自己吃了苦,就在每篇文章都罵毛主席。”她甚至熱情洋溢的說“他對我怎么樣,我不管,我對他一往情深。”

周揚在《再批判》之前,就指出丁玲在延安發表《三八節有感》,就是“和王實味、蕭軍等人共同反/黨”。丁玲被下放到北大荒去養雞。圖為毛澤東在接待美軍觀察團來延安而舉辦的招待會上。

8.巨大反差
根據當時的人回憶,丁玲在南京的時候,國民黨每個月還給她發100塊大洋,生活條件很優越。但到了陜北,丁玲就完全成了當兵的女戰士,天天在行軍隊伍里,沒有人照顧她,甚至連管飯的也沒有,連住宿的地方都不能保證。丁玲連作家的銜頭也沒有,延安只是管寫東西的人叫做“新聞記”。人家都說“新聞記來了”,就是新聞記者來了。丁玲自然很不適應這樣的生活。但等到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議講話》,一些老作家曾克、舒群,參加過延安整風后,被完全馴服了,他們都對毛澤東非常尊敬,一往情深,"延安整風是對的,講話是對的,當年我們確實是錯了。后來寫文章,是為工農兵寫,文風也變了,他們認為他們是走到正道上了。"

1944年,毛澤東說:“丁玲現在到工農兵當中去了,《田保霖》寫得很好;作家到群眾中去就能寫好文章。”,這樣的言論讓丁玲在群眾中間恢復了一定聲譽!

9.土匪頭子
蕭軍在延安曾經和丁玲很親近,他寫道,走過丁玲的門前,徑直推開窯洞的門。“她睡在床上是很年青和美麗的!還像一個少婦,立起來,就蒼老得像一個老婆婆了。”但隨著政治風暴的逐漸來臨,蕭軍和丁玲的友誼有了裂痕,蕭軍感嘆說“我們雖然是在一個方向前進著,但我們總是有著一條界線存在著,她愛她的黨,以至于最不屑的黨人;我愛我應該有的自由,我不愿意把這僅有的一點小自由也捐給了黨!”。

丁玲罵蕭軍是“土匪頭子”,蕭軍說“從這夜起,我感覺她丑惡起來了”。講述左翼作家的端木蕻良,蕭紅,蕭軍電影《黃金時代》。

10.丁玲在國外
丁玲在1982年訪問美國,在美國作過幾次演講。有一次有人問她:丁玲女士,你為什么要到北大荒呢? 她說:“我是為了去體驗生活。”其實,怎么會是去體驗生活呢?應該講,那是因為劃了右派嘛。所以,當時美國人聽了,就在會上大聲喊:“She is telling lie!”“她在撒謊!”丁玲回答說“養雞也很有趣味,在生產隊為國家包養幾百只雞也很有意思,孩子、病人、太太們每天都需要有高蛋白的雞蛋嘛!”

據說丁玲在紐約看到一些美國女作家,濃妝艷抹披著皮草袍子,抽著煙吐著煙圈跟男人一起高談闊論,她沉默了,說“三十年代在上海的時候,我也是她們這樣”。圖為1983年丁玲(左一)訪法時與密特朗總統親切會面。
Tab標簽:
推薦文章
熱文
返回頂部
深圳风采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