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讀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

首頁 > 自由談 > 正文

水煮日報:美國人如何對南京難民

自由談 | 2017-08-11 17:46:00 | 作者:水煮百年網 | 編輯:lastVallin
分享:
字號: T T T
1.要中國做亞比西尼亞
1937年7月18日,《獨立評論》在《編輯后記》對于七七事變如此評論,“此事開展到什么程度,我們不得而知,我們只愿表明我們的態度:我們必須抵抗。如地方當局所表示,敵方再不速停射擊,我們唯有準備大犧牲。”在7月25日,《獨立評論》出版了最后一期,張佛泉表明了對日態度“無論如何,我們只有一條路,小來自然抵抗,大來亦自然抵抗。決沒有不戰而退,以大好河山拱手送人的道理。東四省的丟,是歷史上一件絕無僅有的事情。做亞比西尼亞是一件悲慘但很壯烈的事情。我們絕沒有第二條路。”

中國現代政論雜志。1932年5月22日創刊于北平。胡適任主編,主要編輯人有丁文江、傅斯年、翁文灝等10余人。標榜“獨立”精神,不依附傍任何黨派,不迷信任何所見。

2.梁漱溟進出淪陷區
1939年,身為國民參政會議員的梁漱溟雖在大后方,但他十分惦記山東,河南原“山東鄉村建設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們,他們尚在那里參加抗戰。梁漱溟向蔣介石講述了自己的想法,蔣同意梁深入敵后去做戰地巡視特派員。梁漱溟帶領一行人員,自重慶,經西安,洛陽而進入皖北,山東。在魯豫蘇皖等游擊區巡視,雖然得到當地游擊隊的幫助,但屢遇險阻,據梁漱溟在山東鄉村建設研究院的學生董拌清說,曾在魯南蒙陰一帶,被日軍大部隊沖散。當時梁先生與隨行人員躲在山洞里,同學問及先生,如被敵人發現將如何應付。梁漱溟鎮定的說“隱瞞是隱瞞不了的,我就是中央特派員,不必隱瞞,”歷時半年,大家從黃河返回洛陽,大家交流此行心得,有的說“中國地廣,日本打敗不了中國”,有的說“日本只能占領縣城,廣大鄉村還是我們的”。梁先生則說“最要緊的是,自己能進去,又能將自己帶出來。”

圖為1949年梁漱溟(前排居中者)于重慶北碚迎接解放軍進城。

3.美國人如何對抗戰難民
1937年南京淪亡后,一些外籍人士為南京難民安危奔走,例如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美籍教授魏特琳在日記中記載,1938年10月一位日本醫生到該學校訪問,看了魏特琳等外國人為戰亂貧民所做的事后,表示,“他為日軍犯下的暴行感到難過”,魏特琳說相信他是真誠的。著名的“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拉貝日記》的作者拉貝先生,在1937年12月25日記載說,當時一個日本下級官員,來看到難民們居住在岌岌可危的茅草棚里,若有所思,竟然講了一句“日本士兵中也有壞人啊!”

陸川導演的電影《南京!南京!》用一名普通日本士兵和一名普通中國士兵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的經歷,反映了那段歷史。


4.紫金花撒到日本
據《武士刀下的南京》作者經盛鴻老師搜集的史料,即便是為日本軍國主義服務的日本軍民,到了南京,看到日本軍人暴行對南京劫掠的慘狀,亦會生出負罪感。一位叫做山口辰太郎的軍醫,曾以“日軍衛生材料廠”的廠長身份在1939年初來到南京。戰前他曾來過南京,目睹過南京市政建設的繁華,如今看到曾經雄偉的光華門如今殘破不堪,城墻滿是彈痕,遍地野草叢生,野外白骨累累,城內房屋倒塌,一片凄涼景象。山口之前已從上海的中國同學獲得了一些關于南京大屠殺的信息,但沒想到慘狀如此驚人,他為日軍犯下的戰爭暴行感到駭人,更為南京當地市民對日本人的仇恨感到不安。于是山口常去南京的山上向屈死的中國冤魂懺悔,有一天他在紫金山麓看到一種小小的紫紅色的花,心有所動,將這些花種采摘下來,帶回國去,向家人講述“這每一朵紫金花下背后都隱含著一個屈死的無辜中國人的冤魂。”山口的反戰情緒越來越高,為此不惜反對日本當局各種政策,最終他被解聘,失去廠長身份。但他從不后悔,他堅持在日本宣傳南京大屠殺的真相,并將紫金花的花種傳播到日本各地。讓日本人逐漸都知道南京事件的真相,這一行動從1940年堅持到1966年山口老人去世。

經盛鴻,1944年生,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長期從事中國近現代史、中華民國史與中共黨史的教學與研究。


5.覺醒的日本女軍醫
經盛鴻老師同樣在史料檔案中挖掘出另一段感人故事,一位長期駐扎在南京的軍醫佐鄉渥洋子,不僅在侵華戰爭喪失了她的軍人丈夫,本人也被迫征用驅趕來到中國上海和南京的戰場。目睹了日軍戰爭種種暴行,她越加同情中國軍民,佐鄉先后駐防南京長江北岸的江浦縣城日軍部隊,以及江浦縣下屬的石橋,湯泉的日軍據點,在此數年,她始終秘密的為中國老百姓免費治病,甚至為負傷的中國抗戰軍人治病,連當時稀缺的極其珍貴的盤尼西林,鏈霉素也贈送給中國軍民。當時江浦縣人回憶說“她有與中國醫生一般的職業道德,對求醫者始終負責到底。1941年夏她為16歲的疥瘡病人每天清洗一次皮膚,涂疥瘡藥,打針。一周后疥瘡治愈,但病人還有痰阻未清除,佐鄉又到上海去找吸痰器,用酒精爐火力驅動發動機將痰抽出。只用十天,病人痊愈。”在1945年5月,當時國民黨江浦縣保安團與日軍在漫家廟又發生沖突戰,至少有十六名戰士負傷,藏匿于老鄉家里。地方人士向佐鄉軍醫求救,佐鄉不計一切后果,出入封鎖地區醫治中國傷員。日軍查到她,并進行查問與責罰時,佐鄉坦然回答“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人道主義是沒有民族與國家界限的。”

1939年,南京光華門內的獨輪車和挑夫。光華門明代稱正陽門,國民政府為紀念光復軍自此門入南京,而改名光華門,喻光復中華之意。次年4月由監察院院長于右任題寫“光華門”匾額。1937年12月5日,南京保衛戰在此展開,我軍犧牲無數,最終南京城破,但亦是日軍入侵南京時戰斗最激烈、傷亡最大的一處戰場。1958年光華門在全國拆除城墻運動中遭到拆除。


6.日本女軍醫的出走
1945年8月15日當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消息傳來,佐鄉渥洋子的反應并不是盡快隨著日僑歸國,她考慮再三,決定繼續留在中國,永為中國人服務。于是駐江浦湯泉據點的日軍部隊在9月9日奉命撤向南京,而佐鄉則悄悄逃亡,躲在了一個中國人的小商店里,她托人向駐江浦的特務機關長公成寫了一封信,表示了自己的心跡,“皇軍戰敗投降是必然的,非正義戰爭注定要以失敗告終......我身為一名日本軍醫,為你們的行徑感到羞辱。我雖隨軍侵華,但我沒有做過一件對不起中國人民的事情,我只扮演一個踐行人道主義的角色。這里有老百姓問我‘你的丈夫是死在中國,你不恨中國人嗎’,我回答他們說,我的丈夫是死在東條英機手里的,我不恨中國人......我要留在南京,我要和中國人結下了難分難舍的友誼。”不幸的是,1947年7月,借居在江浦的佐鄉卻因故去世,很多南京人十分傷心,據翟慕韓老人說“佐鄉渥洋子在中國十年,始終盡到了醫生的天職,她是日軍反動迎著的叛逆者,她是中國人民的朋友。”

電影《金陵十二釵》海報


7.日本士兵也會叛逃
實則到了1943年,日本駐南京部隊士兵常常心生倦意,駐扎南京的生化部隊“榮字1644部隊”的士兵榛葉修亦忍受不了部隊的殘暴生化作業,即以中國軍民活體實驗,以及大規模研究細菌殺人武器。榛葉修叛逃至中國國民政府軍,并寫下供狀“正因為了解到‘圣戰’美名下從事的非人道行為,于是逃離部隊。”到了1944年,日軍在亞洲各地戰場節節不利,于是駐南京的日本士兵愈加思鄉,反戰情緒高漲,第3607部隊士兵福島康雄,松井勇平時就在酒館飲酒,高唱櫻花之歌,想念家鄉而泣不成聲,被上司關進所謂“防疫隔離班"。但在那里,他們反而遇到了曾被中國軍隊俘虜的日軍士兵,此人向福島等人講述了中國人如何優待日軍俘虜,尊重人格,甚至還有不少日軍士兵已自愿加入中國部隊,形成日本反戰組織。福島等人從此萌生秘密出奔逃亡的念頭,經過兩月,終于福島康雄等六人士兵攜帶武器彈藥,騙過南京城日軍哨兵,向南京東南方向句容境內行進,前往投奔中國游擊部隊。不幸的是,兩日后日軍大部隊即在城外將六名士兵抓獲,執行軍法審判予以槍決,同時將共案的十二名士兵判決五年徒刑。但叛逃士兵雖然言齒,但他們曾武裝出逃的消息迅速在駐日南京各部隊引起震蕩,日軍士兵紛紛談論此事,最后連中國游擊部隊新四軍,也因與日軍作戰而繳獲的日軍文件,獲知這一重大反戰事件。日軍在中國的來日無多,此刻已是心照不宣的共識。

南京榮字1644部隊舊址,亦和731部隊齊名。


8.王世杰重視戰爭賠償
1945年9月4日,中國人民尚在抗戰勝利的興奮情緒,擔任國民政府外交部長一職的王世杰便啟程去了倫敦,參加蘇美英中法等五國外長會議。王世杰一開始的想法,“吾初意擬電顧少川出席,自己則不參加,一為中共問題方在談判,我適負談判之責.....一因中蘇新關系方在建立中,東三省收復問題”,但王世杰考慮到該會“對日問題有提出會議討論之可能,乃決計不避長途跋涉,赴倫敦一行”。對日問題最要害是“向日本索取賠償,預防俄國將日本在東北資產遷走”。連顧維鈞都回憶說:“由王世杰和宋子文拍給我的電報可以看到,中國政府對日本的賠償尤其關心,中國要求日本全部在華財產.....以賠償戰爭損失的一部分......"

但王世杰到了倫敦,美國方面只顧及英美方面在日本的利益,害怕蘇方因此要求提出共管日本的要求,對中國的戰爭賠償不甚在意。王世杰又主動去找蘇聯外長莫洛托夫,莫氏雖然表示同情,但也稱并未詳細研究對華賠償問題等。但蘇聯此說,屬于敷衍王世杰,因為自蘇軍一進入東北就開始全面收繳日偽財產的大力行動。

Tab標簽:
推薦文章
熱文
返回頂部
深圳风采现场